过敏患者

♣ --做个不动声色的coser -- ♣

☆★Cosplay is not so easy as you imagine★☆
♥努力して最高まで私はとても楽しいです♥

【 同人小说】 。。盗墓笔记之。。一(果咩,木有想好标题orz)

from:ikrae      

待我慢慢更orz~



当一切已化为旧迹,随风湮没在时间的轴轨中,伤痛却变得如此刻骨铭心。

     似乎习惯了等待,单纯的认为只要等待就会有结果,结果无非只有两个,相遇或者错过。也许等待本身就是一个错误,可就是有笨蛋等的心甘情愿。

 

    和胖子和闷油瓶分开之后我就回到了杭州,经历了之前的命悬一线,如今平静的生活反到令我有些无所适从,就像全身上下紧绷着的细胞都松散开来,整个人都透着一股凉风。这就是物是人非吧。

     

 一   再次相逢

   “你跟那小哥之间,是不是有什麽特殊的关系??”这个胖子在云顶天宫的无心问题,当时并没多大在意,如今闲适下来却总在我脑子里徘徊。我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似乎比那些神秘谜团有更大的吸引力。想要深入,却不敢触碰那个未知入口,仿佛那是个有去无回的黑暗深渊。

     有时我也会问自己,吴邪啊吴邪,你究竟在怕什么呢?

     但我却始终找不到答案。唯一确定的是我已深入泥沼,无法自拔。

    “你他娘的闷油瓶,不要顶着你那万年冰山脸在小爷面前晃来晃去的,来,给小爷笑一个,呵~呵~。”几杯酒精下肚后,我彻底的醉了,只觉得似乎有股热火冲上了头部,整个世界都眩晕起来,却又在迷迷糊糊中好像看见了闷油瓶那张熟悉的脸。

     想看你笑。

     好想让你,对我笑。

    “小哥,笑一个好不好,哈哈哈”我使劲捏着小哥的脸,硬想扯出一个微笑,“老板老板,不要再喝了,你已经醉了,唔唔,好痛,老大手下留情,我给你笑还不成”迷迷糊糊中好像听见了王蒙的声音,伴随着的还有几声能媲美杀猪的笑声,我晃晃脑袋,这才看清了眼前这张被我揉得扭曲了的脸。

    不是他。

    瞬间,我只觉得一股苦涩堵住了喉咙,让人发不出声,随即又深入胃中,让整个胃部都因为这苦涩而抽动着。

    好苦。

   ……你始终不在我的身边。

   

   ……用力扯了扯嘴角,用尽力气也笑不出来,真是难看啊


    虽说夏末已至,但杭州的清晨依然可人,破晓刚过,大片的阳光就开始陆续光顾我的小店,把店里照的一片清透,活像细雕的白玉成品,这时,我也已经从床上翻腾起来,没办法,做老板的总是要称职点的,哪怕昨晚的宿醉让我的脑袋如同顶着千金大石,疼痛不已。

     日复一日守着小店,但凡旺季小店能有一两个人光顾,也就算上天恩赐啦。这种闲到发霉的生活,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光是做功就是一大考量,还好闲到无聊时我图谋图谋我那些自以为深沉的龙图大志,好让自己不至于像那些大爷阿婆一样在时间的扼杀下风化,话虽如此,一天不是下棋就是品茶,真怀疑自己是否已步入暮年。

     前几次下斗后积累的疲倦和劳累在这个月里终于得到了调整,老狐狸三叔似乎把我遗忘了,一个月来没和我联系过,怕是觉得我这个菜鸟在斗下实在碍手碍脚,怕一个不小心就让老吴家绝了后,或者是我的存在感太过薄弱,让他老人家在明器堆里一时发现不了我的存在。

     不过,胖子的热情高涨倒是令人吃惊,三天两头儿就组织人下地,每次还打电话给我来个庄重的道别,我看他巴不得将斗里宝贝全数掏空,不过我也挺感谢胖子的,不久前的大单就是他搭的桥,不但解决了我长时间的口粮,还连带着把王蒙涨工资泡妞的要求也圆满解决。干我们这行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我看他是把我三十年份的都提前预约了。

     至于闷油瓶......又一次从我的世界里消失,有时我竟然怀疑他是否真的存在过。

     “叮铃铃~~”门上的风铃响了,打断了我这漫无边际的乱想,开始还以为是有客人来,随手抓抓还乱蓬蓬的头发,整理整理了衣领,抬了抬眼镜,怎么说我也是个才俊青年,也得注意注意形象,转回去一看却发现是个白面小生,不免有点心灰意冷。

     “请问是吴邪先生吗?”那白面小生小声问道

     “恩恩”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两声,不是客人就算了,还私自抬高我的年龄,话说我有那么老吗?这个场景与我所期望的完全格格不入,于是我抄起百字柜上的鸡毛掸子就继续我的掸灰工作。

      “麻烦签收一下邮件”白面小生看到我不理不睬的态度,任然不屈不饶地说道,我这才发现他身上还挎着个邮宝,原来是个邮差。

      “嗯”我接过邮件随手在邮单上画上了我的大名,心里却琢磨着是谁会给我寄东西,难道是哪个客户对我这里的货十分满意,寄个土特产来真情回馈一下?以防万一我还是几句话把那邮差打发了去,掩起门来才开始七手八脚的拆邮件。那邮件包的挺严实,从外面看还看不出形状来,等我打开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个方形的铜盒, 看时间是明器没错了,靠,发财了。是谁那么好心,没提前说一声就寄宝给我,我急忙找到邮单,一看上面竟没有署名和地址,心里就奇了怪了。

      难道是胖子?但想想那家伙那么扣,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真要给我,也不会那么低调,不拿着跑我面前炫耀几番就算好的了,三叔?那个老狐狸就算送我东西也只可能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闷油瓶?转念一想抓头失笑,怎么可能,总觉得无论把他和什么现代科技放一起想都只会让人产生违和感,他那种人用飞鸽传书还差不多。不过不知为何我心里更希望那是闷油瓶给我的一个惊喜,尽管可能性实在不大。

       我将注意力转回盒子上,却觉得越看越奇怪,这盒应该为青铜所铸,8个棱角上都镶着上品白玉,两旁还有细焯的龙形雕像,这些装饰虽然精美,却也并不稀奇,真正让我奇怪的是盒子的各面的文字,对于古文,我虽不是什么登峰造顶的人物,但好歹也算个行家中的行家,可研究了半天却毫无进展,这就让我十分郁闷了:难道我的功力减弱了?还是只是那盒子主人闲极无聊了的随手涂鸦?然后翻译过来其实就是“白痴别看了爷也看不懂”之类的......

       还在店里边喝着龙井边琢磨着这个铜盒,没想到三叔就来电话了,得,这老狐狸还真是会挑时候“大侄子,收到货了吗?”一听我就火了,暗叹又被这个老家伙算计了,难道他看我闲极无聊故意寄了个写着火星文的高仿品来逗我?不过,三叔才没那么好的心肠,什么时候学的对我那么热情“三叔,这次你打的什么鬼主意!”估计三叔也没想到我会如此生气,他定被吓得愣了三楞,其实我也愣了下,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那么生气,只是觉得接到的是三叔的电话心里未免有些失落,如果是他.....那该多好.

   “大侄子,三叔可是为你好啊,你别让我热脸贴你冷屁股啊,这盒子可是龙脊背,我这有个活计,那盒子是这次的喇叭信物,你带着它跟着去,对你受益不菲啊。”我一听就想骂娘,龙脊骨?你他娘的怎么才几个月就收两件了?何况前几次喇叭哪次不是你这老狐狸坐拥大头,害我在粽子堆里四处奔逃还捞得一身伤。

   “受益不菲的是你才对吧?三叔你以为我还那么好骗吗?好好的生活不过,干嘛去摊这趟险当你的免费伙计啊。三叔你就不要再扰人清梦啦。”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个狐狸属性的三肯定又在打什么主意,不弄清楚,绝对不去,不然我这个刚入门的土夫子实习生,跟去只会碍手碍脚,要不是闷油瓶胖子多次相救,九条命都不够我用。而且平时一直阻止我入这行的三叔会那么积极的让我去实习,这次喇叭肯定有什么隐情。

     三叔那边一直沉默,我这边却又觉得心痒痒的,总惦记着这东西的来头,最后只得开口打破沉默:“三叔,你这次的货到底什么来头,别是个赃物什么的我可不敢寄还你。”

    “嘿嘿,大侄子,我就知道你会这样问”三叔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告诉你,上面是龙纹,除了我,看得懂的世上不超过三个,至于它的意思.......”靠,这老狐狸说话又只说一半,这摆明了是想让我自个儿去胡搞瞎猜。提到龙纹,我不由得起一身鸡皮疙瘩。龙纹我不是没见过,可这么奇怪的,还是第一次,说他是龙纹我还真有点不信,传说龙的出现与水有关,《考工记?画缋之事》谓:“水以龙,火以圜。”是用龙的形象来象征水神,因此在青铜水器中,龙的图卷或立体形象有更多出现。根据龙纹的结体大致可分为爬行龙纹、卷龙纹、交龙纹、两头龙纹和双体龙纹几种。自宋代以来的著录中,在青铜器上,凡表现为一爪的这样纹饰,又称为“夔纹”或“夔龙纹”,看来这次的喇叭定和水有关。

      “三叔,你别吹了,恐怕是你认识的人里能看懂的都至少三个吧?”我玩味的问了问,想再套出点什么,没想到这老狐狸守口如瓶,往后只字不提,真拿他没辙。

      “好了好了,三叔不和你扯了,我已经叫好人了,估计一会就到了,一路平安啊大侄子。”

      “喂。。喂。。别挂啊。”哎,这不逼我下斗么,看来我又躲不过这劫啊,说不定得提前鞠躬尽瘁了。

      闷油瓶,会不会来呢?一想又觉得不对,这混蛋怎么一天在我脑子里晃,搞得小爷我都快精神失常了。

    “老板,是不是有人来啊?”王蒙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这家伙居然一身卡通睡衣就那么跑前厅里来了,半个脑袋搭在肩膀上,还揉着惺忪的睡眼,一看就是没睡醒,“已经走了,你要不再去睡一睡?”我极其不满的说道,本想让他自我检讨一下,没想到他真的就那么干脆利落的转身:“哦,那我再去睡一下啊。”我满脸黑线,有这样的伙计还真不幸,看来很有必要用他头脑里存满的80G硬盘的生死来树立一下我这老板的权威,但目前还是这个铜盒更惹人生趣。

    待我回过头去准备再研究下这个铜盒时,我那可怜的木门就受到了强烈撞击被猛的弹开,“天真无邪小同学,一个月不见,是否有点想你胖哥哥我呀!”我刚喝下的一口热茶被这个空前绝后的问候给呛在了喉咙里,咳半天还没喘过气来,就又听见来人一句:“哟,别激动别激动,我知道你是看见胖爷我有些按耐不住,来来,我给顺顺气。”说罢还一边装模做样的帮我捶了捶背。

    “打住,你就不能先把你满脑子不正当小功能关掉,还有你不知道我店里的东西都是古董吗,就那门都比你大个几百岁。”我死瞪着突然出现的胖子,眼睛睁得几乎脱框。但他一点反省的打算都没有,依旧嬉皮笑脸的。

    “你怎么这么说你胖哥哥我呢?就你这破门,一个三级地震就当柴烧,大不了咱们下次倒斗把墓门搬回来给你换上,保证防火防盗严得连你自己也打不开。”这家伙说完也不管我啥反应,就对着门边一指“看我给你带谁来了。”我顺着他指的方向一看,一个熟悉的修长身影就吸引了我所有的注意力,那个身影如此熟悉,只看到一眼就能忆起这身影的所有:热闹人群中不合群的沉默,隐于凡人避世的孤独以及在每次遇到危险时挡在我身前的坚定……总是那么淡然与平静,却又夹带着一些淡淡的无奈与悲伤。

    “喂,我说天真无邪同志,你最近是不是练啥邪功走火入魔了,咋看小哥就像欣赏毛片的表情,弄得胖爷我心里难受。”胖子的表情好像吃了几百只苍蝇似的,边说边走过来猛拍我的肩膀,硬生生把我的魂给扯了回来,我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盯着闷油瓶看了半天,不由觉得有些脸红,心里直骂自己到底是犯了什么病,真想把脑壳撬开看看是中了什么邪。不过好在闷油瓶似乎没看见我失态的样子,进门就径直找了把椅子坐下,以标准的45°仰望天花板。

    “怎么就你们两人?”我看闷油瓶身后没有人进来,就转头问胖子,倒斗又不是市场营销,两三人就能搞定,就算那闷油瓶子功力再高,也不可能从粽子堆里全身已退。何况这次的斗三叔如此重视,下斗的危险系数噌的连蹿高好几层,到时要是小哥这专业失踪人员又在关键时刻玩失踪,那我和胖子就只得给墓主当陪葬了。如果那老狐狸只是因为我这吴家宝血能在关键时候起作用就把我往火坑里推,那我现在就得出门打车直奔他家和他好好探讨下人生。

     “当然不是,还有你那老相好,花爷。”胖子一边回答我一边两眼放光寻宝似的在我货架前转悠。我只得感叹胖子一心只想着钱,生死问题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浮云,不过也正因为他这把钱当爹娘供着的态度,他这人注定不会有我那么多的烦恼。

     “什么老相好,顶多只算是青梅竹马,还是只有竹马没青梅的那种。”我随口答应胖子,但不知怎么的却不经意的往闷油瓶那看了一眼,但小哥似乎压根当我和胖子不存在,依旧看他的天花板。不知怎么的,看到他那种不在意的样子我就觉得心里堵的慌,于是就把视线转移到门口等小花进来。

    “嘿,你就别看了,”胖子见我死死盯着门有些好笑, “你今天就算把你那破门看出朵花来它也成不了花儿爷,人家带着小弟在云南等我们呢,你以为谁都像咱哥几个那么闲悠啊?”

    “云南?感情咱们这倒斗业是发展到全国给地了啊,这是下地呢还是全国旅游呢?”

    “旅游好啊,听说云南那风景好人更好。”说着他就手一捞把我那杯还来不及享用的铁观音一干而尽,我看着只觉得肉痛,那茶可是我从三叔那花了好多力气才抢过来的,平时都舍不得喝,这家伙居然喝的像喝白开水似的,这边肉还没痛完呢,就见胖子清了清喉咙说:“有首歌不就是那么唱的么,彩云之南~~姑娘的屁股……”歌声一出我就窘了,妈的先不说这词对不对,光这曲调弄得那边闷油瓶都不淡定了,两眼盯着胖子,虽说眼神依旧平静但我怎么看都觉得有股杀气。

     可那胖子还不自知,仍旧一脸陶醉的样子,我只得赶紧打圆场:“诶,胖子,这次的货三叔到底是怎么和你们说的?夹个喇叭还要拿宝贝当信物?”我特意加重了“宝贝”两字,就算不在乎自己的狗耳,我也不能不在乎自己的小店里发生什么血案啊……

     果然,胖子一听“宝贝”两字眼睛都亮了,也不管那首歪歌了,拉着我就问:“对了,我怎么忘了,那宝贝呢?快拿出来给胖爷我欣赏欣赏”说完又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抖了抖身子,“还有我刚怎么总觉得那么冷呢?敢情你家冷气不出钱的?把胖爷我冻得全身起鸡皮疙瘩。”只是冷而已吗?我撇撇嘴不好得做什么解释,只好指了指桌子上盒子就说“那个盒子”胖子看到是个不起眼的盒子热情就熄了一半,随手拿起来翻了翻就兴趣了然的把盒子往桌子上一丢:“我还以为是什么宝贝呢,原来只是个破盒子,在我那盘口随便找个鞋盒都比这值钱。”

     “你心里就知道钱,这个盒值钱在文字上,这种古文字一般都包含着很多信息,多是作为暗语来用,如同导火线,牵一发而动全身,更大的秘密隐藏在这后面。”我急忙拿起盒子翻看着,生怕有哪个字给胖子磕掉了,奈何这胖子的脑子实在太小,除了钱什么都装不下,我刚想骂他,一个身影突然一下子出现在了我身后,我吓了一跳,转过身去才发现是闷油瓶,他似乎对这个盒子上的文字很感兴趣,隔着我的肩膀就那么盯着这盒子看,我觉得有些不自在,便问道:“小哥,你……你看得懂这个么?要不你拿着看吧?”那闷油瓶却好像没听见似的,还把头又凑近了点,这下子我只觉得他鼻子里呼出的气都吹到我脖子上了,一下子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得手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眼睛只敢看着盒子,但拿着盒子的手还是有些不自觉地抖动起来,正盼着他快点看完呢,没想到就感觉自己拿盒子的手被他握住了,我条件反射似的转头,却正好对上了他的双眼。

     “别抖,翻个面继续。”他用他一贯平静的声音说道。

      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他的脸,我居然一下子就看呆了,只觉得整个脸都在发烧,居然没反应过来,闷油瓶可能也发现了我的失态,好像呆了呆,随即眼神里流露出了一种复杂的感情,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但却没发出声来,我心里一惊,好歹回过点神来,这家伙的脸上,什么时候已经会出现过这样复杂的感情了?我刚想揉揉眼睛看是不是自己病魔加深出现了幻觉,没想到胖子在这时档上突然好奇心起也想挤过来看看,嘴里嚷着“什么什么”的就挤了过来,他那身肥膘实在厉害,居然一下子就把闷油瓶挤得贴到了我身上,本来我就觉得有点脸上烧火了,现在整个背上都满是闷油瓶胸膛的热度,一瞬间我只觉得自己脑门上冲出来的热气都能让温度计爆表了,把盒子往闷油瓶手里一塞后急忙挤了出去,反身就给了胖子屁股上一脚:“你他妈的不是说要减肥吗?感情只是欺骗观众的?长一身肥肉祸害人间呢你?!”

      胖子看我满脸通红还以为是气的,也自知不对,但是嘴里还是不认输:“爷爷这是心宽体胖,别人还学不来呢”

      我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刚确实有点生胖子的气,但我也意识到我失态并不是因为胖子,而是……闷油瓶,我转过头去看向闷油瓶,这家伙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我的心里再次涌起波澜来:闷油瓶对我来说,究竟是……

      胖子估计也察觉到了不对,看看我又看看闷油瓶,可惜他看我,我看着闷油瓶;他看闷油瓶,闷油瓶看着……盒子。就这样,三人一盒子大眼瞪小眼,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都装满了沉默。

     “老板,你的朋友?”就在这时,王蒙懒散的从帘布后钻了出来,发现三个男人之间的诡异气氛后不由有些奇怪,我一看这家伙还是满脸没睡醒就觉得火冒,压抑的感情终于找到了爆发点:“小子你睡懒觉还睡得挺有成就感的啊?看来不教训教训你你是不知道谁是老板了!”当即就拿起鸡毛掸子对着他来了套自创的打狗棒法,打的那小子抱头鼠窜,嘴里还不住叫着:“诶诶,老板,我错了……别打了,我大中午睡觉老板你明明也有责任的啊!”

     我一听更火:“那这么说还是我的不对了?”

     没想到这小子真的点头带着哭腔叫道:“当然了!昨天是睡拉着我硬要我陪他喝酒的?喝醉了吐我一身不说,后来还扯着我的脸硬要我笑给他听,老板啊,我都已经舍弃和女朋友甜蜜的一晚来陪你了,赔笑又赔脸的,老板想要什么闷油的瓶子你就去买啊,人家最新款的瓶子不止会笑还会唱歌呢,还有你……”我一听他那么说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在这样下去这家伙恐怕得连我内裤什么样都给说出来,只好咬着牙扯着他的脸说:“你不是想陪女朋友么?今天明天都放你假,赶紧消失!”不知怎么的,我总觉得我好像听见了自己牙齿破碎的声音。

     可惜王蒙的神经大概总是习惯性的屏蔽了我的怒意,听我那么说居然马上转哭为笑:“真的啊?那老板再见~”随即便光速冲上楼上卧室收拾行李又以光速雀跃着出了门。

     等他出门后,我有些心虚地撇了眼闷油瓶,还好他还在研究着那盒子,应该没有听到什么,不过转念一想,他应该也不知道我背地里给他取的绰号,不然他要是知道我想扯着他的脸挤出个。笑容来,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看在我两革命战友的情分上给我个全尸……我两只是朋友吗?。。。。

     我摇摇头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就算闷油瓶真的对我来说很重要又怎样呢?他这样的人是不会为别的人别的事而停留半分,我吴邪与他一同经历的生死经历,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过往云烟,不足挂齿。

     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找了个凳子坐下,手里拿着我的紫砂壶用壶盖把壶身磨的嘎嘎作响,平时的话我可能还会心疼我的壶而让他住手,现在却没了这个心情,只当他是急着去斗里寻宝,便对他说了句:“我马上去收拾行李,咱们中午就出发吧。”听到这里,他才停止了暴行。催促着我快点去收拾行李。脸上一副我看透你了的表情。

     我匆匆收拾了行李后就带他们两个到附近的聚满楼吃了午饭,胖子还是一贯的姿情滥调吃着饭都扯皮扯到了天上去,我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应和这他,而小哥始终没塔里唱着二人转的我和胖子只顾着低头吃饭吃完便闭着眼靠在了椅背上。一切都好像没有改变,但我知道有些地方已经发生了改变,而这些改变,正缓缓地将我们都引向了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出发之前,我再次看了看我那小店。我还能再次回到这里来么?想到这里,心理就冒酸。


评论(1)
热度(2)

© 过敏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